谎言(1 / 1)

阴司画铺 阿含浄砂 2131 字 10天前

等他讲完,一盒烟也已经点完了,也是很久没有人来祭拜他们,甚至都没有人记得他们。我站起来拍拍手:

“老先生,晚辈不知道怎么解除这困阵;还请老先生指导。”

老者眉头一挑:“看你人不错才和你讲了这么多,你知道撤了这个阵外面有多危险吗?”

“也是看你孤独寂寞冷,才听了说了这么多。我知道他们怨气重,我也知道鬼话连篇。你扣下这么多人的阴魂,把这里搞得乌烟瘴气;更像是在炼尸。要不因为我是阴差,估计我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装你的容器了吧?你不知道阴差能看出是否真假吗?你说了这么多,只有一句是真的,你确实是个有手艺的人。但现在不过是不甘死去的亡魂。”之前他说到一半的时候,就感觉不太对。然后仔细一看,还真的看到他的魂体有轻微的模糊;更加确定他在说话。这个方法还是无常教我的,他们去缉拿凶魂的时候,总有不停辩解的。阴魂和人一样,只要是言不由衷魂体就会出现稍微不同。

“嘿嘿嘿嘿……”老者开始发出渗人的笑声,随着他的笑声。我感觉到周围的房间里都开始有动静了。不停地有尸体慢慢向我聚拢过来,他们只是将我围住。果然都是老人的尸体,看那些残破的身体心里有些发酸,真的是上吊、饥饿、病痛……

“老先生,请放了他们吧。他们生前已经受苦了,没必要继续折磨他们的灵魂了。”我转过头看着老者。只见他慢慢绷直了身体:

“我出生在这个村子,因为我父亲生病无法医治去世了,爷爷奶奶经不起这样的打击也相序去世;就因为我母亲是外乡人,他们就说我母亲是扫把星,把我父亲克死的。往我们家泼粪,我母亲只要一出门就开始骂;后来就开始动手了。我母亲是善良的人,总觉得只要自己行善,别人总会改变的。结果换来的是变本加厉,我母亲把我托付给了二叔家然后回家上吊了。那时起,我就发誓要这个村子不得安宁。”

这时候他说得确实是真话了,也不知道他在哪学了一些奇门异术来整这事。

“小鬼,这里不关你的事。你也最好别管。这些人是死了,但他们有些人还有儿女,我就在这里等他们的儿女回来。就算有人报警,拉走的也不过是一具尸体。”

说话间,就感觉到他身上有大量的鬼气涌出。妈的,我自己一个人就遇到这么个狠角色;和无常们一起的时候就没见过这么凶的。我从背后拿出独股杵,又重新凝聚鬼气。这种场合应该适合张卫东,那哥们路子这么野。这种情况下也能不吃亏,而我只能硬着头皮上了。

“老先生,看样子是你们全部单挑我一个啊?想清楚啊,现在对我动手,知道意味着什么吗?我除了是个阴差,还是……”说着我就把独股杵举起来,毕竟是正经佛门的东西。他不可能不知道那是什么,我也是打算忽悠一下他。

老者一愣:“你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?你身上鬼气弥漫,没有丝毫佛力,但却有这种法器。”

“咋的?要不要我剃个头念段经给你验验?”我一脸戏谑地看着老者,谁知他竟一跺脚指着我:

“小鬼,我去了阴间也免不了受罚;那我就拉你垫背。”

我靠你大爷的,没想到他给我来个狗急跳墙。他没动,但周围的尸鬼们已经开始朝我走来了。这些尸鬼倒是和之前在清极观遇到的一样,没有什么意识,只会凭借一股蛮力。但我它喵的不会刻符,我又不是清宁,不会耍剑啊;要是耍嘴贱能成,我就把他们活活说死。还没想明白怎么办,一个尸鬼离我只有两三米了;扑鼻而来的臭味令人作呕。但看清这个尸鬼后,比臭味更令我难受的是这个尸鬼的胸膛已经被自己抓烂了。也就是他生前不知道经历了什么,令他这般痛苦;死了以后还被困在自己的尸体里。但之前遇到的尸鬼邪魅只是对生的执念,这里的尸鬼确实被人操控的。如果我先把老者拿下,这些尸鬼是会解脱了?还是会开始没有目标地无差别攻击?那我不还是需要一个个解决?如果都是阴魂还相对好办一些,关键这还有尸身,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、不怕疼。一时间完全不知道怎么下手,这个状态就算凝出哭丧棒打在他们身上也无济于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