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二章 没有说出口的爱恋(1 / 2)

而就在这时,面前的叶空突然冲了上来,眼中不带着丝毫的情感,手中的长刀就这么斩了下来。

樱目光一凝,急忙御刀相挡。

沉重的力量通过刀身传来,樱眼中闪过一丝心痛之意,叶空这一刀,不带着丝毫的情感。

双刀不断相碰,面对叶空无情的攻击,樱不断地抵挡着,却怎么也无法下狠手。

那隐藏于心中的爱意,通过刀意不断地传达给叶空。

叶空的动作渐渐慢了下来,眼中出现迷茫之色,紧接着又露出满脸痛苦之色。

他低吼一声,将长刀插入地面,身体不断地颤抖着。

叶空脸上的神色变幻不停,那无神的金色双瞳之中,瞬间流露出一丝挣扎之色。

樱见叶空如此反应,急忙丢开手中的长刀,紧紧地拥抱住叶空。

“求求你……快醒过来吧!”

少女的哭泣声传入叶空那封闭的内心之中,他发出一声咆哮,紧接着下一刻,樱的身体直接被排斥了出去。

樱的身体跌落在地面上,眼神复杂地看着那封闭的宅院。

浪客男子走到樱的身边,轻轻地摸了摸樱的脑袋,柔声道:“可以了。”

铠甲男子放下手中的棋子,看向面前的叶子曦,道:“该你了。”

叶子曦冷漠地看着他,站起身来,走入那宅院之中。

而这一次,不光光是房间内的环境变化,就连叶子曦的身体也发生了变化。

叶子曦眉头微皱,看着自己变成了五六岁的身体,随后又看向七八岁左右的叶空。

而这一次的叶空,眼中已经有了些许的情感之色,但看向叶子曦的目光,还是显得有些疏远。

叶子曦面无表情地坐到叶空的面前,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。

二人就这么互相对视着,许久之后,叶子曦默默地先移开了目光,面色微红。

她沉默不语地站起身来,一语不发地转身走了出去。

樱焦急地走到她的身前,道:“怎么样了?”

“姑且……算是可以了吧。”

樱面露不解之色,姑且是什么意思?但那宅院依旧被封闭着,也就是说炼情还未成功吗?

道袍男子看向陆雅,道:“你要去吗?”

陆雅摇了摇头,道:“我就算了吧,我去的话……也没什么用。”

道袍男子似笑非笑地看着陆雅,道:“进去看看吧,不然的话多少会有些亏的。经历过炼情和没经历过的,差别可是很大的。”

陆雅似乎有些意动,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,道:“不去。”

道袍男子叹息一声,并未继续强求下去。

长弓男子也看向羿梦,道:“你要去吗?”

羿梦笑了笑,道:“我也算了吧,炼情……是一定要两情相悦的人才行吧?”

长弓男子一点也不意外,轻笑一声,道:“所以……你现在还不喜欢他吗?”

羿梦一脸微笑地看着长弓男子,并未回答。

白衣男子看向面前的莫问情,道:“那么,就由你去吧!”

莫问情轻轻地点了点头,正要踏入其中之时,血瞳男子和秦妖妖突然出现在院子之中。

血瞳男子笑道:“先让她进去吧。”

白衣男子看向他,淡淡地说道:“你应该知道是没有用的。”

“我当然知道。”血瞳男子笑眯眯地看着白衣男子,“但让她试一试又没有什么关系。”

白衣男子平静地说道:“随便。”

秦妖妖一脸自信地踏入那房间之中,她看向叶空,一把将他推倒在床上。

秦妖妖面色微红地看着叶空,两具身体不断地纠缠在一起,顿时房间内春意盎然。

许久之后,秦妖妖一脸羞涩地看着身下的叶空,却发现他的眼中依旧没有带着丝毫的情感。

她面色一僵,阴沉着脸坐了起来。

为什么……会没有效果?

意识的相合比肉体更为刺激,但叶空仿佛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,眼神依旧漠然。

她轻咬着嘴唇,穿好衣服走了出去。血瞳男子笑眯眯地看着她,道:“看来,是你输了啊!”

秦妖妖面色霜寒,一语未发,就这么站在一旁。

白衣男子看向莫问情,道:“你去吧。”

莫问情轻轻地点了点头,踏入其中。而当她踏入房间的那一刻起,意识瞬间堕入一片黑暗之中。醒来之时,已然身处在一座山峰之上。

莫问情环视四周,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。

这是……剑宗?

“问情。”

一道温和的男声响起,莫问情看了过去,只见自己的父亲带着叶空站在面前。

莫无道温和地说道:“从今天开始,他便是你的师弟了。”

莫问情看向叶空,只见他一脸桀骜不驯地看着自己,并道:“你就是莫问情?身材不错,样貌也算可以,给小爷我暖暖被窝如何?”

莫问情眨了眨眼睛,似笑非笑地看着叶空。

若是之前的话她说不定会直接给他一巴掌,不过和那家伙接触久了之后,她也知道他并不是传闻之中看上去的那样,现在见到这副模样,心里只会觉得一阵好笑。

啪!

清脆的巴掌声响起,莫问情一脸震惊地看着另一个自己,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

她此时才注意到,之前莫无道说话的对象是另一个自己。

叶空一脸不敢相信地瞪大了双眼,惊道:“你敢打我?”

啪!

他这话说出口后,所迎来的是第二个巴掌,叶空满脸震怒,道:“你!”

啪啪啪!

连续三个巴掌打在叶空的脸上,叶空瞬间双目通红,咬了咬牙,低头不语。

或许是因为他认怂的态度,另一个莫问情并未继续打下去,而是极为冷漠地转身离开。

叶空死死地盯着莫问情的背影,咬牙低声道:“莫问情……你给我等着!”

周围的环境再次发生变化,叶空正在房间之中调制着什么东西,时不时地露出阴险的笑容。

“嘿嘿,居然敢这么打我!小爷非要让你知道什么人是招惹不起的!”

他哼着小曲,将自己调制好的东西带上,走出房门。

莫问情就这么跟在叶空的身后,只见他一路来到一处清泉旁,打上两桶泉水,并将之前调制好的东西投入其中。

莫问情微微一愣,眼前的场景有些熟悉。她的确是每日都会喝此处清泉的泉水,但这些泉水可是有专门的仆人去打的,旁人就算打上来她也不会喝,叶空这么做又有什么用?

她紧紧地跟在叶空的身后,只见他到达自己的小院前,一脸笑容地推门走入,并将那两桶水放在地上,道:“师姐,我听闻你喜欢喝山下清泉的泉水,所以特意打上来给你喝。”

只见另一个莫问情从房间之中走了出来,眼神平静地看了一眼那地上的两桶水,淡淡地说道:“我不喝外人打的水!”

莫问情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,她的确是这种人,这炼情的内容有些逼真啊,就好像是真的发生过一样!

谁知叶空突然一脸失落的样子,道:“原来……师姐你终究还是把我当外人吗?”

莫问情心中一阵好笑,这种拙劣的演技,就算是她不知情也绝对不会上当的!

另一个莫问情眼神冷冷地看着他,道:“既然如此的话,你先给我喝一口!”

叶空顿时一愣,干笑道:“这怎么行呢。”

“没什么不可以的。”

另一个莫问情话音刚落,直接一把按住叶空,将两桶水全部强行灌入他的腹中。

叶空的脸色瞬间发生变化,他为了确保药效十足,可是往里面加了足足十倍的药力!

下一刻,他就露出满脸痛苦之色,捂着肚子直接跑掉了。

莫问情脸上笑意更浓,这点小花招都想骗到她,自讨苦吃了吧?

突然她注意到另一个自己嘴角也流露出一丝笑意,莫问情微微一愣,以前的自己,还会因为这种事情开心的吗?

场景继续变化下去,莫问情就这么看着叶空不断地设下各种陷阱,但都会被另一个自己所识破,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

莫问情笑眯眯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,却发现那另一个自己心里也开始诞生些许异样的情绪。